索非亚圣山

上帝智慧之城的周围神圣光环

索非亚圣山是索非亚周围的建成为一条行线的40座修道院的名字,像圣洁的圆圈围绕着城市。这些修道院建立于不同的时代——从第四至二十世纪。修道院当中的共同点是它们原始僧侣使命以及它们都位于保加利亚首都的引力场中的事实。这些都是索非亚城的修道院。修道院主要建立为寺院祈祷和隐居的地方。索非亚市民显然需要这个围绕着城市的圣洁圆圈。他们不仅在历史、考古、美学、自然环境、文化和艺术方面需要它,因为修道院的本质不在于建筑和古石,也不在于壁画、手稿和图像,而在精神。

索非亚圣山的发展经历了几个主要阶段。第四世纪的古代塞迪卡(古索非亚的名称)赢得了基督教重要中心的认可。因此,在公元第四—第六世纪,城市周围已经出现了一系列修道院。随着第七—第八世纪异教部落和其他民族的入侵(阿瓦尔、斯拉夫人、保加利亚人),这些修道院被毁坏了。第二个繁荣时期是中世纪时期。在保加利亚第二帝国时期,保加利亚沙皇仍然积极地建造和支持索非亚修道院。所谓维托莎圣山(一个以德拉格列付琪修道院(Dragalevtsi Monastery)为主导的14个修道院的集体)就是在这一时期形成的。14世纪末,保加利亚被奥斯曼帝国统治,这阻碍了修道院的发展,但并没有消灭索非亚及其地区的精神传统。16世纪末和17世纪初,保加利亚的教堂建设蓬勃发展,保加利亚的精神得到了真正和深刻的复兴。

18世纪是一个停滞的时期,那个世纪的最后几十年与奥斯曼帝国的无政府时期有关,当时许多城镇、村庄和修道院被掠夺、毁坏,并且经常被烧毁。

然而,19世纪标志着索非亚圣山的一个相对复兴时期。

在共产主义政权时期(1944—1989)大多数修道院都衰落了。 自1989年以来,特别是在过去的十年中,索非亚圣山有缓慢但稳定的复活趋势。促进和支持索非亚圣山的发展也是索非亚市政府各项活动的战略重点。


维托沙“圣母玛丽亚“修道院(德拉格列付琪修道院Dragalevtsi Monastery of Virgin Mary of Vitosha)

这座修道院建于1345年——在保加利亚第二帝国时期(14世纪末,奥斯曼帝国入侵保加利亚领土后,标志着第二保加利亚帝国的终结)及于保加利亚伊凡·亚历山大(Ivan Alexander)国王(1331-1371)的统治。与大多数其他保加利亚修道院相比,圣母玛利亚修道院避免了奥斯曼征服者破坏。


克雷米科夫齐“圣乔治”修道院Kremikovtsi Monastery St. George

据信克雷米科夫齐修道院建于伊凡·亚历山大(Ivan Alexander)国王的统治时期(1331-1371),但肯定证据表明它存在于15世纪。


泽门“圣约翰”神学家修道院 Zemen monastery St John the Theologian

修道院由两座相连的住宅楼组成:一座小钟楼和一个位于宽敞内院中的教堂。毫无疑问,教堂是最值得关注的。这座教堂的历史能追溯到公元11世纪。这是保加利亚的中世纪代表建筑和壁画至今保存的少数例子之一。 目前教堂不发挥应有的作用。教堂是一个立方体建筑,由石头制成的圆顶。参观者被神坛及地板特别吸引。事实上,神坛是一块巨大的石头表面。教堂里的地板就像镶嵌着不同颜色大理石和石头的镶嵌物,被当地人赠送给教堂。



“三位一体” 迪沃蒂诺修道院 Divotino Monastery of the Holy Trinity

传说,修道院由一对夫妻俩建造的。在犁地时,他们发现了一个装有金币的罐子。这对夫妻俩决定把钱投资于修道院的建设上,然后把罐子上传到一只驴背上。驴倒下死去的地方就是他们必须建该修道院的位置。这只驴达到了两股水流中间,并因筋疲力尽而死。该修道院的建筑于1046年,里拉圣约翰死后100年而开始了。该修道院的建筑于1046年,里拉圣约翰(Sveti Ivan Rilski)死后100年,而开始了。


奥勃拉多夫窃“圣米纳”修道院 Obradovtsi Monastery of St Mina the Martyr

根据一个当地的传说,该修道院建立于罗马帝国晚期。当时的修道院由40不同的小教堂(其中是圣使徒彼得和保罗教堂、圣尼古拉斯教堂、圣科兹玛和圣达米扬教堂等)、许多修道院建筑及财产而组成的。当弗拉带斯卡河(Vladayska)的河床被挖掘时,修道院的建筑物基础被发现了。后来,很长时间这条河携带了瓷砖、石头和砖头。据信,靠近圣尼古拉斯教堂的罗马时代的浴池使用过温泉水。目前这个地方是个沼泽,冬天不结冰。

 

让我们在索非亚散散步

让我们一起了解索非亚

Discover